兔球糕🐰

"喜欢自由的灵魂才会凑在一起。"

=秋栎/秋秋【熟人才叫兔兔】

过激雷卡,MGG心上人

修罗期不在,不爽取关

关闭扩列

更新随缘

放弃不难,但坚持一定很酷。

【雷卡】Expecto Patronum

hp兄弟设定,狮院雷x鹰院卡,我流雷卡only,是给天道老师 @横行霸道 的生贺,晚了这么久就很不好意思了…




卡米尔感觉大腿有千斤重,他小心翼翼地往后退着,直到后脚跟碰到了石阶发出“咔”的一声,他才像失力的软糖一般重重地跌坐在地。

他试着扭动脚踝,庆幸着那里还有知觉,不过腿上传来的酸麻感和无法抑制的发抖已经够他好受的了,身上的院服被弄得皱巴巴,丝毫没有平时习惯的整洁样,而他只是随意地拍了拍身上的灰,喘了几口气勉强缓过神。

『也许这个会让你感觉好一些。』

接过安迷修递来的马卡龙咬了一口,甜腻的香味炸于舌尖上,弥散开来,卡米尔眯起了眼,安迷修是对的,甜味让他舒服了不少。

『多想一些能让你感到快乐的事,那会帮上不少忙。』

他当然知道,卡米尔握紧了手中的魔杖,那根由黄岑木和独角兽的毛制成,九又五分之一长的魔杖,陪伴了他四年,是他入学前在奥利凡德那儿买的。

『再试一次,』卡米尔摇摇晃晃地站起身,抬起手用魔杖指向前方,仿佛与未知而又凶猛的敌人对峙,『再一次。』

他又重复了一遍,显然是不肯轻易放弃了。

八成是血缘这东西在作祟,安迷修无声地舒了口气,恍惚中好像看到了当年总让他头痛那人的影子。

『放轻松,试着去回忆…』

卡米尔感觉意识正随着安迷修的声音飘远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我很惊讶即使在今天,时过境迁,我依然能轻松地回忆起雷狮给我庆祝的第一个生日。

他不知是从哪里的闲言碎语中得知我的生日,硬是要给我庆祝,毫不在意当事人的想法。

…好吧,他知道我向来不会反对他的决定。

他的手紧紧地拽着我的胳膊,带我躲过房子无处不在的家养小精灵,他们那些过度自责行为实在是让人无法招架,趁着大人们忙于公事,一些飞路粉就让我们到了对角巷。

我想他一定没有细想过这事的后果,他从不在意别人的看法。

雷狮左看右看,像个初来乍到的麻瓜巫师在寻找着自己的入学必需品。我努力跟在他身后,不断在人群中挤来挤去,这几年雷狮的身子骨扯高了不少,尽管我们只有三岁的年龄差,但我已经很难跟上他的脚步了。

万幸的是,痛苦的时间没有持续多久,雷狮在一间装修怪异招牌醒目的店门口停住了,我抬头仔细辨认,后知后觉地发现是家零食店。

他进去买了一大堆,什么都有,名义上是送给我的生日礼物,然而刚出店门他就忍不住往嘴里丢了一颗比比多味豆,我倒是无所谓,毕竟我从来不把生日当一回事儿。

下一秒我从他比零食店的装修更加诡异的表情中猜出他中奖了,大概是吃到了所谓臭名昭著的耳屎味或是鼻涕味,我有些想笑,只能用怀中的糖果遮住自己的脸。

他回头狠狠瞪了我一眼,我假装没看到。

快回家的时候只剩下一盒巧克力蛙,他在我阻止前打开了它,没有一点防范,毫不意外的,雷狮把巧克力蛙放跑了,最后只能带着空空的锡壳回家。

不过那次我们得到了一张霍尔沃兹校长丹尼尔的人物卡,我向雷狮要来了那张卡片,小心翼翼地存放进我上锁的抽屉里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雷狮的生日就跟我的完全不一样。

从早上开始就不断地有家养小精灵抱着各种各样的东西在做准备,我得很小心才能不撞到他们。中午就陆陆续续来了客人,带来世界各地的珍品作为礼物,相熟的人们拿起酒杯迅速开始攀谈,显然晚上会有个大型聚会。

雷狮最讨厌这种场合,腐败,虚假,恶心,他谈起这个牙都恨得痒痒,他说每年这个时候总是特别让人倒胃口,还不如让家养小精灵送来一个草莓味小蛋糕,躲在我的阁楼里和我一起过。

不过那年雷狮还是有些许高兴的,鉴于收到了一份不错的礼物。

一把最新的扫帚,光轮2000。

第二天一早他就破门而入,拽起我就往外跑,外面才刚刚步入春天,幸好他不忘给我抓了几件外套。

我站在一旁看他脸上掩不住的兴奋,这可是我们第一次摸到实物,以前也只能去看看魁地奇比赛过过瘾。

雷狮从斗篷里抬起手,置于地上的扫帚之上。

『up!』

更让人兴奋的是,雷狮只尝试了一次就成功地把扫帚抓在手里,尽管到傍晚他仍然没能飞起来。

晚上他照例爬进我的阁楼,钻进我的被窝,冰冷的脚碰上我的,脸近得快贴上,耳边的呼吸声那么清晰,月光照亮的绛紫色像是黑暗里的明灯,激动让他前所未有地话唠起来。

我也忍不住开心起来,对他描述的魁地奇梦感到些许期待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当我看到白色猫头鹰的时候才反应过来,昨天已经是雷狮十一岁的生日了,这意味着,今年他就可以作为霍尔沃兹的新生入学了。

我缩在窄小的阁楼里,勉强透过半开的气窗往下望,家养小精灵们正尽职尽责地打扫着草坪,几个蚂蚁大小的黑点转来转去,门外也传来咚咚不停的脚步声,我像被神秘的隐形玻璃罩隔开,所有人都把我遗忘,这对我来说却是再好不过。

雷狮一大早就去了对角巷,大概是为即将到来的开学日做准备,我只能待在我的小空间里,无事可做。

我爬回床边,顺手拿起昨晚放在床头的魔药学打发时间。

一直到黄昏日下雷狮才回到城堡,他横冲直撞地冲进我的阁楼,狠狠地咬着牙,将采购的东西一股脑子全丢地上,也不在乎长年积灰的木板是否会将它们弄脏。

大概又是一场不欢而散。

我没说什么,站起来将地上的东西一件件捡起,拍干净上面的细灰,放好在椅子上。最后捡起的是雷狮的巫师服,沉重的黑色,触感非常好,显然是用了上好的面料。

『想要试试吗?』

接着我眼前一黑,显然是雷狮把巫师服胡乱地罩上了我,挣扎了一番我的头和手才找到正确的位置,显然是不合适的,肩部耸拉下去,袖子也十分宽大,衣服长度甚至逼近脚踝,我怀疑它会绊倒我。

这时候雷狮的心情显然好了许多,他大声地笑了起来,像是听到了讨喜的笑话,背部还撞上了墙,阁楼掉下一些粉末,脚下的木板嘎吱作响,跟着他一同吵闹起来。

雷狮一直以来的恶趣味,他喜欢看人出丑。

等他终于笑够的时候太阳的余晖也快消失在天际,夜晚的森冷开始在小阁楼里扩散,我禁不住打了个寒颤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惧寒。雷狮用食指抹了抹不存在的生理泪水,站到窗边,突然安静了下来。

『卡米尔,去兜风吗?飞着去。』

雷狮的脸上又出现了我熟悉的表情,往往是惹事的前兆。

『再不快点,黄昏就要结束啦。』

于是我们飞了起来,用雷狮的光轮2000。

这是我第一次真正地坐上扫帚,我躲在雷狮的后面,死抓着他的衣服,留下皱巴巴的痕迹,迅猛的气流让我很难睁开眼睛。我听到顺着风传来的嗤笑声,不知道是不是带着嘲讽的意味。

这也是雷狮第一次用扫帚带人,很稳,不愧是家族里优秀的继承人,对力量的掌控程度惊人,他拽着扫帚左旋转右旋转,像摆弄着自己早已得心应手的玩具。

『卡米尔,好不容易上来一次,不欣赏就太可惜了。』

他显然是在哄骗我睁开眼睛,他知道我每次都会相信他,我抬起头,不情愿地睁开双眼。

一望无际的夜空,深蓝色的画布,与我眼睛不同是更为深沉的颜色,繁星连起,大多是我不认识的星座,我记得北极星是最亮的那一颗,然而我找来找去,觉得它们都差不多亮。我低头看下方,高度落差感让我有些眩晕,我们正不断远离居住的城堡向外飞去。

雷狮突然哼起了不知名的乡村小调,我们经常在麻瓜镇上听到的,没过多久他又开始吹口哨,大笑,风直灌入他的喉咙,又被他吐出来,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雷狮,我找不到形容的词,甚至在心里有些害怕,害怕他是不是疯了。

然而他总是出乎我的意料,接下来他的动作让我想尖叫——他在高空中放开了本应紧抓扫帚的手,张开双臂,迎风而立,一会儿后,他突然向前倾身,带着我突然向下冲去。刺骨而又锋利的冷风吹翻了我的头发,我想尖叫,想大哭,一张口就被风灌满喉咙。

万幸的是,在离地还有一些距离的时候,雷狮猛地一提,扫帚便听话地平稳落地。

一回到阁楼我就开始猛咳嗽起来,喉管生疼,过多的冷风灌入也让我很想呕吐,腿有些发软,身体叫嚣着难受。

让人费解的是心脏的紊乱,一半是恐惧,一半是兴奋。

那一瞬间,我真的以为我要飞起来了。

不借助任何魔法、器具,肉体、灵魂吼叫着想要冲上云霄,奇怪的兴奋感。

尽管有些难受,我想,我还是很喜欢这次飞行的。

过了几天雷狮就出发了,家养小精灵拖动着笨重的行李箱走向壁炉。我没有去送他,只是躲在楼梯上偷偷地看,走之前他回过头深深地看了我一眼,显然是发现了我,却什么也没说就钻进壁炉,消失在轰的一声中。

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他。

三年后,我不仅收到了来自霍格沃兹的录取通知书,还有另一封来自学校的通知。

雷狮失踪了。

他是在学校组织的校外探访中失踪的,连带着另外两个霍格沃兹的学生,一个格莱芬多,一个斯莱特林,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,学校派人搜寻了那一带却空手而归,他们就这么消失了,连是死是活都无法定夺。

我沉默地将手上的信放进抽屉,连带着那张丹尼尔校长的人物卡,锁进了抽屉。

真是一份迟到而又糟糕的生日礼物,极具雷狮的风格。

我躺上床闭上眼睛,又梦到了那次兴奋的飞行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我睡不着。

一年一度的圣诞节假期,宿舍里的大多数人都大包小包地回家了,而我可以算得上是无处可去,只能待在学校度过这个重要的节日。

冬天已经正式来临,上个月霍格沃兹就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,雪花慢慢悠悠地落下又化去,庭院里偶尔会看见粗糙堆起的雪人,鼻子歪向一边,扣子眼睛也不见了一颗,孤独地站在雪地里。

我决定下床去外面走走,尽管这个点在宿舍外晃悠铁定是不合规矩的,但毕竟是圣诞节,假日里的管制应该会比较松吧。

套上几件厚衣服,最后披上挂在一旁的巫师服,戴上围巾我才敢出门。我尽量放轻了脚步,路过中庭的时候,我发现雪人已经被折腾得支离破碎,胡萝卜鼻子掉在一旁,最后一只扣子眼睛彻底不见了,大概明早就会像台阶那边的积雪一样被扫到一起,最后被处理掉。

我下意识拢紧了围巾,低着头避开了破碎的雪人,不再做过多的停留,径直向庭院的另一边走去。

期间没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事,非要说的话大概就是撞上了差点没头的尼克——格莱芬多出了名的幽灵,我直接从他的身体里穿了过去,尽管没什么损失,显然我还是惹恼了他。

『嘿!看路!拉文克劳的小子!』

他手舞足蹈,凑近我仔细端详。

『仔细一看你的眼睛,真像另一个恼人的家伙!深色的瞳孔!哦天呐,想起他我就浑身难受!』

他全身颤抖,像是荨麻疹发作,嘀嘀咕咕地飘向另一边。

我没有多想,赶在他的声音可能引来巡视的老师之前离开。我没有目标地走在楼梯上,如果不是随时有被发现的危险,我真像个饭后散步迷路的普通学生,最后居然误打误撞进入另一个隐秘的小过道。

之前还下着的小雪不知何时停了下来,乌云散开露出圆月,月光从上方的窗户透了进来,一路延伸,我逐渐看清了四周的环境,不远处的一个反光体吸引了我。

是一面镜子,我有些惊讶,谁会在这种无人经过的过道放上这样的东西?镜子很高,我站在它前面甚至还要仰头去看,我伸手触碰,铜制的触感着实不错,它的边缘雕刻着繁复的魔法文,我仔细辨认,“厄里斯魔镜”。

我突然警惕了起来,霍尔沃兹可不是普通的魔法学校,这面镜子势必有哪里不对劲才被藏在这里,尽快离开才是上上策。

我向后退了一步。

“奇迹”发生了,高大的镜面中不止有我,还有“雷狮”。

全身突然僵硬,我紧盯着镜中的“雷狮”,他身穿格莱芬多的校服和围巾,相较于我最后一次见到他,他的身高又变化了不少,头上戴着白色的头巾,软软地垂在他身后,这与我的记忆落差过大,我甚至开始怀疑他的真实性。

我又往后退了几步,直到我眼尖地发现他口袋里的东西,一根魔杖,榆木和独角兽毛制成,跟我的魔杖来自同一只独角兽,刚入学时奥利凡德告诉我的,十又四分之一的长度他用起来刚刚好。

他站在我身边,尽管我刚刚退后好几步,一开始面无表情,只是盯着我,似乎在确定着什么,这让我背后开始冒冷汗。

他突然笑了,不像过去一蹴而就地笑,他试了好几次,像个面部僵硬的病患,不断地尝试着,终于让我十分熟悉的笑容回到他的脸上。他依然紧盯着我,目光如锁链将我束缚。

这是未来吗?未来的“雷狮”。

我实在是不敢相信,更多的是止不住的挫败感,算起来我已经差不多四年没见过雷狮了,他在霍格沃兹经历的事,认识的人,变化后的样子,全都是从别人口中得知,我只能做完成拼图的人,一点点在心中拼合想象。

我没能得到与他共同经历的权利,也许这是年龄差开的一个玩笑。

雷狮是什么人,他从来让你惊讶。

镜中人嘴唇微起,无声地交谈。

他笑着,说出让我永生难忘的话。

『You found me.』

『…Expecto Patronum!』

卡米尔依旧闭着眼睛,念出了强大的咒文,他的腿已经彻底僵硬了,脖子痛得不行,宛如被车碾过的感觉,脑子也有些许混乱,但他依然坚定地抬起魔杖,调动着体内的魔力。

他确信他找到了强大的记忆。

看不见前方使他其他感官更为灵敏,念完咒语之后很快他就感觉一阵温暖包裹了身体,让他想起了昨天的那杯黄油啤酒,他也听见安迷修用兴奋的语调喊他名字,卡米尔卡米尔快睁开眼睛,他也照做了。

眼前一片蓝光,源头是他的魔杖,向四周散开来,他甚至因此看不见安迷修,不过很快这个麻烦就得到了解决。

蓝光不再那么耀眼,同时不断收拢,就在他们都以为结束的时候,一只灵巧的动物从蓝光中跳出,在空中转了几圈,这同时让在场的两个人说不出话来。

那是一只黑足猫,卡米尔曾在学校的书籍上见过它,具有特征性的耳朵,轻巧的身手让它成为丛林里的猎杀者,谨慎观察后甚至敢于挑战身形大它几倍的猎物,完全符合卡米尔的性格,这是他的守护神。

卡米尔安下心来,看着它在空中转了几圈后落到他脚边,又绕了几圈大概是在观察,最终消散在空气里。

疲惫一瞬间涌上头,甚至没能让他撑到找地方坐下,他就这么向后倒了下去,体力已经彻底透支了,大概是要在医疗床上躺一会了,不出意料的话还会挨顿骂,不过都无所谓了。

守护神是不会有具体外貌的,但他分明在那只黑足猫上瞅到了熟悉的颜色,不过也可能是过度疲劳让他产生了幻觉。

无论怎样都挺好的,卡米尔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在脑中胡乱地想,他听到了不远处安迷修慌乱的念咒声。

他很高兴看到那双眼睛依然有着他记忆中的色彩。


end.



※Expecto Patronum:魔法世界中中高级守护神咒,集全快乐的回忆召唤出守护神用来保护自己

厄里斯魔镜:厄里斯魔镜能够使人看到自己内心深处最迫切,最强烈的渴望。

评论(16)

热度(19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