兔球糕🐰

"喜欢自由的灵魂才会凑在一起。"

=秋栎/秋秋【熟人才叫兔兔】

过激雷卡,MGG心上人

修罗期不在,不爽取关

关闭扩列

更新随缘

放弃不难,但坚持一定很酷。

雷卡

我猛地一拉绳,把循迹追来的侍卫绊倒在地,只有这样我才有反击的机会。

丢开手上绳子的一头,我扑了过去,把他半撑起的身子压回去,试图控制住他的行动。尽管我把计划做得十分周全,还是低估了皇宫里整日走来走去巡逻的他们的力气,仅拼蛮力自然是无用,我很快就被他掀翻在地,这回换做他掐住我的脖子。

他似乎还沉浸在被一个孩子绊倒的羞辱感中,并因此怒火中烧,整张脸有些扭曲,我甚至从中分辨出一丝兴奋,宫里想看我不爽的人太多,想杀死我的不在少数,特别是太子殿下的人。

我感到掐住脖子的手在慢慢收紧,氧气越来越少,心脏开始加快,大脑也因为缺氧慢慢无法思考,我的手不停往旁边乱摸,脚也不管不顾地踢来踢去,运气好的时候会踢中那么几下,但在对方眼里只是垂死的挣扎而已。

恶心的笑容在扩大,大概是在想太子殿下的赏赐。

可惜他永远得不到了,我把刚摸到的玻璃碎片从侧面使出最大的力气地扎进了他的脖子,大量的红色液体突然喷了我一脸,碎片没过一半就再也无法深入,彻底卡在了里面。

窒息感突然消失,大量的空气涌入我的喉咙,我一边咳嗽一边讲他从我身上推开,他的脸和水泥地亲密接触,尚且温热的血液从脖子伤处流出,扑面而来的血腥味,真呛人。

我靠着旁边的墙站了一会,深呼吸几次让气息平稳,眼睛却死盯着地上的那位,如果他又来一次,我可不敢保证再有运气逃脱。

直到脚冻得僵硬、甚至发疼,我才直起身离开,结果没走几步我又扶着墙吐了起来。

我仓促地在一次濒死体验后,经历了第一次杀人,那种清晰的扎入血肉的感觉让我的手发抖,熟悉又陌生的血腥味沾染了我一身,令我作呕,我也的确吐了,行动之前垫肚子的三明治,还没消化就全给浪费了,最恐怖的是,我用力地闭了闭眼睛,他最后死去的脸和眼神让我无法忘却。

我想我大概受到了恶鬼的诅咒,杀了人,就必须接受相对的报应。

吐够了,胃里再也没有东西让我挥霍,随意地用衣袖擦了嘴,顺带擦了脸上那些血迹,我脱下外套扔在废墟里,转身出了这个地方。

所以我早就被恶鬼诅咒了。

我半躬起身,抬手擦去额头滑下的汗滴,漏网之鱼直接被我舔去,真咸。我又将围巾拉松一些,微微抬头看着不远处的电闪雷鸣。

那又怎样,从跟随他出逃的第一天起我就懂了,这辈子我们再也不会如此奢侈地将信任给予给他人,所以我会成为他的剑、他的盾,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

我抬起沉重的脚向目标奔去。

评论(2)

热度(29)